然一@青帝更新吗!!!

然一/子衫,请多指教。
女朋友@白琥珀虎
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在隐射生活,说是这么说然而并没有写过什么。
情绪低潮期,产文不定。
绑画&共生@阔落。
共存@黑黑黑黑黑氏君
女朋友放在第一位,哥哥第二位,共存共生并列。
cp:LLall×all
D5退坑。
少女歌剧除了光昼恋外官c不拆。

【暗流】

Ⅰ.夏
    这是东京少有的炎热夏天,学生在放暑假,上班族也都宅在有着强劲冷风的办公室里,街面上竟是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
  南条爱乃是放暑假的学生中的一个,个子娇小的她却有着极高的人气,无论她是带着作业躲到图书馆还是背着画板去社团活动,总有一群女孩子聚在一起激动的窃窃私语。对于此,南条本人认为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她选读女校只是因为不想和男生有太多交集,不想居然会成为女孩子仰慕的对象。
  所以假期是南条无比期待的时间,既不会有女孩子缠着她还可以好好的玩一盘游戏。而一到假期,南条除了偶尔出来到秋叶原买一些新的游戏之外根本不会出门,她喜欢安静。
  但秋叶原不属于安静,这里有着数以百计的动漫周边专卖店和各种档次的大小咖啡馆。
  楠田亚衣奈的咖啡馆属于其中之一,一楼二楼加在一起约摸二百来坪的店面是楠田家祖上留下的基业。楠田从小在这里长大,她能够从空气中轻而易举捕捉到独属于咖啡的香味并且告诉你,还差什么这杯咖啡就完美了。人不太多时她就会随意的从咖啡馆墙上的书架里挑出一本书躲在吧台的角落里翻看着。那些书或是带着传奇色彩的英雄传记又或是专业术语堆积而成的、晦涩难懂的深奥书籍,无论是什么,楠田都能够平铺直叙的看完。
  对于她来说,书在讲什么故事不重要,她只需要一个安静发呆的理由而已,反正店里的事有新田惠海抄持没问题,楠田只需要每个月把店里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和新田的工资打进她的卡里就可以了。
          
    在这个暑假过了大半的时候,南条的好友久保由利香终于结束了在北海道的旅程并约她出来做耽搁了许久的写生作业。
  接到久保电话的时候南条才刚刚从艾欧泽亚大陆回来,整个人都还是懵的,所以她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的就答应了下来,在半个小时以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事。
  南条无比后悔自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久保,她是个非常典型的室内派,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那种,但她也不想做个不守信的人。纠结了许久之后南条突然发现久保预订做写真作业的咖啡馆就在秋叶原,抱着“干脆直接去买一个新的手柄,顺便和小鹿见面好了”的想法终于是放下这件事了。
  在约定见面的当天,久保一个人在咖啡店里坐了大半个小时后南条才姗姗来迟。
  抱歉小鹿!我迟到了!”还未坐定南条就向久保道歉。
  久保不甚在意的挥手替南条叫了一杯温水,然后眯眼看向南条……的穿着——黑色水洗布材质的长裤一直堆到帆布鞋面上,淡蓝色衬衣的袖子一直挽到手肘,露出一块黑色的潜水腕表——一身丝毫不在意已经是三伏盛夏又有些许男孩子气的打扮。
  久保不禁叹了口气,也难怪这人在学校里有那么多的仰慕者了——无意识撩妹最为致命!
    “嗯?”南条好奇的看向久保,“怎么突然叹气了?不舒服吗?”
   “没……话说这一个半月的假期你都在打游戏对吧?”久保话锋一转直接跳了个话题。
    “嗯。怎么了?”南条浑然不觉有任何不妥的啜饮着刚才那位笑得粲然的白衣执事送上来的温水。
    “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你作业写了吗?”久保问了一个等于没问的问题。
     “这个啊,当然是……”南条刻意顿了顿,久保顺着话尾接道“没有动了。”
   两人同时笑出声。
   “不过啊,鹿子。”待笑声平息之后,南条偏头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写生作业要约在咖啡馆完成?”
    “你真的听课了吗?”久保很是无奈的耸肩,“教授布置的素材是咖啡,不来咖啡馆去哪儿啊?”
    “哦……”南条不甚在意地挥挥手,“那么这次是人物画咯?”收到久保肯定的回答以后有些许不良的“啧”了一声。也许所有的学生对于作业都是成了习惯的拒绝吧?更何况南条的人物比例……
  久保倒是好心情的笑得灿烂,“爱乃你也别担心了,反正画的再差都不比我差。”
  提到这事儿,南条也是禁不住破了功——因为久保的画功真的是……非常明显后现代主义风格。
  笑过之后,南条还是细微的拢起了那双线条分明的八字眉低语道“可是现在只剩半个月了,总不能让我随便街上拉一个人就画了吧?”
  “没事儿!我家小天使给我推荐了一位你一定会非常满意的model。”
  久保扬了扬手机,手机的界面正停留在一张照片上,被拍摄的主角是一个身材和南条同样娇小的女生。
  从她的眉目之中可以看出女生最多二十岁的样子,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时下年轻人少有的深邃,那双星云般的褐棕色双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手中那本与她相比显得厚重的大书,因为光线正好从肩部斜射而下的缘故,把她分成了明暗分明的两部分。南条静静地看着,不知不觉间目光渐深,沉溺在照片上几近完美的光暗处理中不愿回来。南条不只是绘画爱好者,更是个狂热的摄影达人。
  深谙好友性格的久保边啜饮着咖啡边等着南条回神,在咖啡见底之后久保要了续杯,然后听见南条有些漂浮的声音,“这个女生……在哪?我要见她!”
  “不急,”久保舔了舔嘴角细末的奶沫,“这个女生就是这家咖啡馆的店主。”
  “这么年轻?她看上去才二十岁啊!”南条不太相信。
  “确切些说,她才十九岁,咖啡厅是祖上留下来的。”久保的功课做得很到位。“而且我刚才刻意挑那位白衣执事分身乏术的时候要了续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是店主桑亲自把续杯拿过来。”
   “好的,我就画这个女生了。”南条决定的非常迅速。
  久保狡黠的弯了弯唇角,“这可是我家小天使给我推荐的,为什么你来画?”
  刚才是谁说我一定会满意的?我还以为是给我推荐的呢!
  “你直接画你家小天使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要和我抢?”南条直截了当的说,“该不会你家小天使又因为公告出国了吧?”
  “要不然我怎么会安静的待在北海道?”久保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有什么好的人选吗?”
  原本只是随意的一问不想南条还真的正经点了点头,道“还真有一个,日韩混血。需要我帮你联系一下吗?”
  日韩混血?似乎会很漂亮的样子。
  思索了一会儿,久保点头,“行,帮我约一下吧。”
  南条闻言迅速掏出手机和可爱的颜艺后辈联系,不一会儿,南条放下手机,“可以了,后天早上10点,还是这家咖啡厅。”
  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楠田手里拖着托盘,慢慢的向这边走过来,她的神情说不上严肃也谈不上亲切,如果要说的话,应该是,公式化的面无表情。
   “您的咖啡,请慢用。”几乎是棒读的语气同时手里轻轻放下咖啡准备离开,被桌旁的小个子叫住了。
  楠田转身,看着南条,“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虽然这人个子小小的,但却意外的有点神采飞扬的帅气,再加上那双黑褐色的眼睛,应该是个男女通吃的人吧?
  原本以为会是“可以加一下line吗?”之类的无聊邀约,没想到出乎意料”可以为您画张像吗?”
  “我不用line……请问您刚才说什么?”前半句依旧面无表情后半句却惊讶的那双眉毛都飞起来了。
   “我说,”南条认真的抿下唇,“可以为您画张画吗?”
  楠田仔细地看着淡淡地阳光打在南条脸上,透出南条肌肤的白皙细腻。
  点头,嗯,皮肤真好。
  “您答应了是吗?非常感谢。”
   楠田回神,刚想拒绝,却看着南条被阳光照耀出的淡淡光晕,开口道“那么,可以留下您的line吗?方便联系。”
   话一出口楠田就后悔了,谁会这么突然的找人要line啊!
   南条却直接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本子,又用随本的笔“唰唰唰”几笔写下了自己的line和姓名,递给楠田的时候扬起一个不亚外面阳光灿烂的笑。
   “南条爱乃,请多指教。”
   楠田稳了稳神,接过纸条后也不自察露了个真心的微笑。
   “楠田亚衣奈,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