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一@青帝更新吗!!!

然一/子衫,请多指教。
女朋友@白琥珀虎
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在隐射生活,说是这么说然而并没有写过什么。
情绪低潮期,产文不定。
绑画&共生@阔落。
共存@黑黑黑黑黑氏君
女朋友放在第一位,哥哥第二位,共存共生并列。
cp:LLall×all
D5退坑。
少女歌剧除了光昼恋外官c不拆。

【暗流】

Ⅱ.画
   上次南条画完楠田的画之后就一直一直没有机会来一趟咖啡厅把画给楠田,这一拖,都快十月了。
   来给楠田画画的时侯也约了久保和颜艺后辈黑川玲子和她漂亮的日韩混血女朋友堀绘梨子。
   该怎么形容那天的情况呢?
    南条很认真的一笔一笔勾勒着楠田的线条,倾斜的银灰色线条像雨丝一般堆积出楠田大致的形状。
          而久保,因为风格实在是太过于后现代致使黑川颜艺不断从而让堀笑场不断。
          总之,南条已经画完了大部分的时候,久保的纸上都还只有几条孤零零的结构辅助线。
         听说之后久保又单独约了堀出来,成品据说实在是难以入眼被黑川用魔盒(垃圾桶)封存了。
         还真是想看呢,鹿子的“大作”。
         南条一边想着一边向笑得粲然的白衣执事——新田下了单,“一杯拿铁。店主桑今天也不在吗?”
          “嗯。店长sama今天有一堂晚课,上完之后就直接回寝室了。南条桑有什么事找店长sama的话我可以代为转达。”
          虽然早就猜到了,但南条还是难以觉察的叹了一口气。
          新田抱着手里下单用的iPad,点了几下之后又放在南条手边,“如果有什么想加的餐点的话就直接在iPad上加就可以了。”
          原本说完这句话就该去后厨调咖啡的新田向南条挑了挑眉梢,“南条桑如果真的有事找kssn的话可以到她家去找她。”
          一张便签筏,上面的字迹清秀干净,就像字迹的主人——楠田——一样。
          南条微笑着接过,“kssn……是店主桑的昵称吗?”
         “嗯。”新田说完,退回后厨调咖啡。
         南条用食指磨蹭着字条上的字迹,嘴角的笑变得非常耀眼,“新田桑,你知道kssn的学校在哪里吗?”
  
         这堂课是很有意思的3D建模,但楠田并不怎么喜欢,如果不是为了同寝的好友和学分,楠田已经回宿舍了。
         “这张卡牌告诉咱,kssn如果再叹气就会老十岁呦~”紫色的头发编成斜马尾垂在肩上,胸部的尺码简直可怕,但那双绿眸中却又是孩子似的狡黠。
          楠田怨念的看了眼好友,“希碳还说,还不是因为你把我拖过来了。”
          “别在意嘛~”东条希笑着打乱了卡牌的顺序之后又抽出一张,递给楠田,道“卡牌告诉咱,今天下课之后,会有一位对kssn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出现。是谁呢?真好奇啊~”      
          “对我很重要的人还没出现,但我已经看见对希酱很重要的人了。”楠田的眼底还留着一抹灿烂的金色,“过去了呢,应该是遇见什么认识的人了吧?”
         “嗯?”东条好奇地顺着楠田的视线望过去,自家小狐狸在和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聊天,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但不知为何,东条看着这一幕满满的都是女儿和母亲的既视感。嗯,自家恋人是女儿,那个小小的女生是母亲。
          “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啊~嘛,绘里亲已经做过这种事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东条似有意似不经心地边收拾桌面上散乱着的文具资料边语意认真的道“倒是kssn你,绘里亲和那位前辈聊得这么融洽真的没事吗?”
          楠田手上转着的笔掉了,她边捡笔边反问道“希碳怎么知道那位是前辈?你应该不认识她才对吧?”
          “你不是告诉过我,说有一位美术院系的前辈为你画过一幅肖像来着吗?再者说,你也跟我描述过前辈的长相的嘛。”东条已经记不住是第几次在心里吐槽楠田这熊孩子的记忆力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是看起来越成熟越稳重的反倒是个熊孩子;看起来越幼稚越应该熊的反倒非常靠得住。
          东条暗暗地叹了气,“你在意的居然是我怎么知道那位是前辈啊……看来应该就是这位前辈了没错了。”
           “嗯?什么意思?”楠田蹙眉,显得很认真的样子思考着东条话里的余意。
           “没事。”东条开口阻断了楠田的思路,“下课了,走吧?”
           “嗯。”楠田低下头收拾着书包,把散乱的资料理好又把拿出来的笔放回笔袋最后把拖出来的椅子放回去,抬头,看见南条那双黑褐色的眼眸闪着熠熠光芒的看着她。
          “楠田桑,画已经裱好了。”

评论(3)

热度(26)